大燕文学网

当县令的她跟叛国的奸臣好像啊

作者:胖哈更新时间:2024-07-10 18:14:06

阜城的十里桥头打了滑,大胖驴上的貌美郎君落了水。郎君醒来后,发现自己正躺在榻上,身边还有位一动不动且一si不挂的丰满妇人。她已惨死。通奸杀人,罪大恶极,此人竟张扬:我上头有人!经这小白脸自证破案后,衙差小哥得其行囊,发现里面竟有一封县官敕牒。阜城百姓议论纷纷,深以为这位县令老爷看似油头粉面唇红齿白,实则内有丘壑,肚中有物,实在是阜城之幸。多日后,阜城百姓再次议论纷纷:城内红白若有席面,狗官必到,且必有命案,阜城大祸将至!后来,他们发现他像一个人,一个早被处死的罪人。 当县令的她跟叛国的奸臣好像啊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当县令的她跟叛国的奸臣好像啊》正文完结

叶禄睁开眼睛看向头顶,粗粗的稻草,有些简陋的房梁,与那些数量居多的稻草相比很让人担心房梁会不会被压塌的程度,他下意识这样想,随后又有猛的抬臂,伸手,他正好可以清楚看见双手掌纹。 他……这是又活了一世? 叶禄有些恍惚。 叶禄还有些不敢相信,又低头看向双手,动了动手指,然后便看到两只手也轻轻动了动。 看来他果然又活了两辈子。 叶禄只记得自己在副本中完成任务,那只偷了祭祀灯油的鬼怪被他硬生生磨到快死了,他这才放下心来,只可惜他放松的太快了。也许是那鬼怪被压制的连活都活不了,拼死也要将他们三人弄死。 叶禄下一秒就想起嬉命人逗鼠一般逗弄鬼怪,他都有点后悔当初没阻止这小子撕鬼怪了。 等等,嬉命人和鬼书生呢?...

热门小说标签
热门小说推荐
甜心都想要(NPH)

甜心都想要(NPH)

甜心都想要(NPH)简介emspemspemspemsp…emspemsp…emspemsp次奥!她什么都没干!她昨天晚上被两个男人干了!!!!emspemsp那两个男人还都是她的新郎官!!!emspemsp这尼玛是个什么样的丧病世界啊!!!emspemsp不过在这男多女少的世界体验了一段时...

禁地:扮演罗,队友白月魁

禁地:扮演罗,队友白月魁

蓝星资源枯竭,人类濒临灭绝,国运禁地降临。每个国家挑选三人进入禁地,选手与国家绑定,所获得的资源将百倍具现于现实。龙国三名选手绿色卷发萝莉,脚踩恨天高的白发花瓶女,以及一个头戴奶牛帽子,手上满是纹身的不良青年!看到代表本国的三名选手,几亿龙国观众直接傻眼。小萝莉,花瓶,不良青年?天要亡我龙国啊!其他国家纷纷嘲讽龙国气运已尽。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发现,小萝莉可腾空操纵万物,念动力碾压一切,白发花瓶手持银月唐刀杀敌如麻,犹如女武神!最为恐怖的是那个自称死亡外科医生的不良青年,手指转动间,竟能...

大宋:开局迎娶潘金莲

大宋:开局迎娶潘金莲

武大郎为何帅到出奇?潘金莲为何贤惠温婉?西门庆如何成为大善人?武植轻叹口气,看向旁边熟睡的潘金莲怎么都想不通,老子一个普普通通的穿越者,本来只想老婆孩子热炕头的过自己的小日子。怎么会忽然就成了潘金莲她相公了呢?...

深诡俏夫君

深诡俏夫君

身为白家第七十七代传人的我,是一个十好女孩,但美中不足的是整日被催婚。无奈之下,我在夜黑风高夜去了一座据说很灵验的庙宇拜神求姻缘,我喜滋滋的等待着被迎娶过门,可是大晚上进庙拜神求姻缘,却求回来一桩诡异的姻缘!当真相一层层剥离之后,我才恍悟,原来命中注定竟然是这般可怕。...

快穿之大魔王崩坏剧情

快穿之大魔王崩坏剧情

(无cp无脑爽文)女主霸道中二神经病大反派,女主不是人!没有人的三观,坏的冒烟,正义之式勿进,圣母勿进。走渣男的路,让渣男无路可走。能动手绝不废话。极品绿茶黑莲花信手拈来,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她做不到的。凤凰男遇到人渣女主哭着喊着求离婚,种田文世界女主反手埋了受伤的人渣皇子,随手救人要不得。团宠文里被打脸的女配,女主拒绝争宠,廉价的亲情,不要也罢,我自美丽高贵。宠妾灭妻的王爷?直接刀了他,从源头解决问题当个作威作福的寡妇王妃。挡箭牌贵妃?把皇帝玩成身宽体臭的胖子,皇帝死不瞑目。一胎五宝世界的炮灰前妻?再送霸总三十个孩子,让他养到破产。娱乐圈被黑的影后?不好意思,转行当狗仔了,影后谁爱当谁当。被夺取气运的天命之女?极品绿茶黑莲花了解一下?渣男男主被骗感情挖金丹,死不瞑目。清穿四福晋,穿越女仗着知道历史抢位置,反手把史书印成一万本,所有人都知道了。...

重生末日她是大反派

重生末日她是大反派

前世的陈瑶为自己的恩人付出一切,却死在天雷之下。死后她才知道自己原该是反派,但却被天命女主一直押禁在她身边为她卖命。一朝睁眼,她携怨念而来,彻底释放自己的嗜血天性。你机缘逆天,那我夺了又怎样。你想杀我以明正义,那你就先死一步。她,心狠手辣,随心所欲,做事不择手段,只为将那个什么女主踩到脚下。只是,突然有一天她发现自己一时心善随手捡来的狗崽子似乎对她生了不该生的想法啊。陈瑶匕首抵着狗崽子的脖子,漫不经心说道滚出去。狗崽子任由脖子流血,声音软糯却不肯后退半步你说过去哪都带着我的。啧,这样的仆。杀了?...